徐海云:供给侧改革下垃圾回收利用的困惑、困境及困难

文章来源:中国固废网 李艳茹 作者: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9日 点击数:
  近年来,垃圾分类成为了固废行业“热词”,对垃圾分类及再生回收模式的探索也逐渐成为产业追逐的重点。12月15日,在“2017(第十一届)固废战略论坛”中,以“直率敢言”著称的中国城市建设研究有限公司总工徐海云向与会人员分享了他对垃圾回收利用现状的思考。
  35%的目标可能完成吗?
  在“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以及“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中,均提到了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的概念,提出到2020年,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要达到35%。
  而在35%的要求之下,还存在着相当高的生活垃圾处理率:《2017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显示,2016年,我国214个大、中型城市生活垃圾处理率达99.1%;《2016年城乡建设统计公报》显示,到2016年末,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96.62%。
  “从哪里找废品?找不出来。其根本原因是,相关部委的统计中,垃圾指的是环卫工人手中的垃圾,没有把废品当成垃圾。”在徐海云看来,在提倡回收利用过程中,生活垃圾的范畴还须重新定义。
  那么,可回收利用的废品在哪里?徐海云介绍,在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的《中国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报告》中才能找到废品的踪迹。在该类文件中,列出了废钢铁、废塑料、废纸、废轮胎等物品的再生利用情况。而这一部分,在各部委的统计口径中,都未列入其中。
  上述报告中可以看到,2016年,废塑料回收量1878万吨,废纸回收4963万吨。徐海云判断:“如果这部分不统计进去,国家定的35%的目标,无论如何也实现不了的。但从另一方面看,我们国家不仅自己回收利用了大量废品,还进口了大量的废品,如果把进口算上的话,回收利用率早就超过了35%。”
  废塑料回收利用之王,能否华丽转身?
  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让徐海云震撼国家层面推进速度之快。长期以来,我国回收处理了大量进口垃圾:就矿泉水瓶的回收利用来看,国内时常有人提倡日本的做法——充分回收,瓶盖与比标签都分来撕下单独收集,但最终去向多数是出口到了中国。欧洲2006年回收废塑料470万吨,2007年回收了770万吨,其中一半以上是出口到中国再生利用的。
  因此,徐海云为中国的回收再生领域“打抱不平”:“目前,中国是最大的塑料生产国,也是最大的消费国,但人均消费量不到发达国家的一半。目前,塑料瓶的回收率,欧盟的数据是50%(2015年),美国是28%(2016年),日本是92%(2015年),中国没有权威的统计数据,但我认为一定比他们高。易拉罐方面,欧盟回收率目标是73%,提出到2025年达到75%,但这个目标,中国一定也超过了。”在美国加州做的出口到中国废塑料统计中,可以看到中国废塑料回收利用情况与其他几个国家的对比情况:
  对于目前洋垃圾处理情况及政策改变,徐海云在赞同趋势的同时,也有着相当多的担忧:“前段时间,国际回收局回应世贸组织,表达对中国有关进口废物鉴别国家标准的不满,认为新修订的标准过高,指出中国国内的废品标准与进口标准相差太大。我个人认为中央禁止进口洋垃圾是非常英明的决定,但执行起来困难很大。”
  今年,国务院的另一项大动作也让徐海云感到振奋——以雷霆之势关闭了1.2亿吨的地条钢。一般意义上,地条钢也属废物利用的范畴,类似于对进口垃圾的回收利用。此前,国内一直有一种声音,认为“我国经济发展需要大量的原材料,因为缺少原料需要大量使用废物以及进口”,但从地条钢及洋垃圾的政策态势来看,这种声音并不符合现实。在徐海云看来,从限制洋垃圾尽快到淘汰地条钢,都可以看出从“大量回收利用”到“高质量回收利用”的态势转变,这与结构性改革密切相关。
  生物质垃圾回收利用之困
  根据农业部有关数据,年畜禽粪污产生量约38亿吨,综合利用率不足60%;各类秸秆年产量约为10亿吨;根据2016城市建设统计年鉴,城市污水厂干污泥产量折合80%含水率,约为4000万吨;城市粪便清运量1500万吨;还有数以千万吨餐饮单位餐厨垃圾、数以百万吨的园林垃圾以及没有统计的过期食品等。徐海云认为,目前国家生物质垃圾产量已处于过剩状态。“有些省份已经限制养猪了,过多的畜禽粪便已经成为有机污染。”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生活垃圾处理实际是从堆肥处理开始的,近二十年来的实践表明,混合生活垃圾无论是堆肥还是厌氧都难以正常运行,根本问题是堆肥质量和堆肥出路问题。总结国内外的经验,认识到厨余垃圾回收利用需要源头分类收集。但源头分类的厨余垃圾就可以直接进行堆肥处理吗,实践表明也是行不通的。厨余垃圾中含有一定量的盐和油,如果一定要进行好氧堆肥,需要添加大量辅助材料和结构性材料,一些地方为处理这些剩菜剩饭,只好在房前屋后挖个坑,把剩饭剩菜倒进去,填满了换一个地方再重新挖一个坑堆存厨馀垃圾。简单的好氧堆肥主要适用于烹饪前的菜叶果皮等厨余垃圾。近些年来,我国餐厨垃圾厌氧处理发展很快,但沼液、沼渣却很少作为肥料应用,沼液最终要作为污水进行处理,沼渣还要去焚烧或填埋,如果生物质垃圾处理没有完成土地使用功能,是否还能够称为“Recycling”?
  从国际上看,厨余垃圾厌氧处理设施主要在欧洲,欧洲的厨余垃圾厌氧处理设施主要在德国,即使这样,德国生物气发电统计看,厨馀垃圾厌氧处理种占3%,只有污泥的2/3,德国生物质垃圾厌氧处理发展规模比较大的根本原因是高额补贴。生活垃圾堆肥处理设施最多的国家是美国,但美国生活垃圾堆肥主要是园林垃圾,厨余垃圾堆肥比例很小。但在美国,也可以看到,园林垃圾堆肥后大量送到填埋场作为覆盖材料,这再一次说明,什么是垃圾,没有人要的就是垃圾。
  从韩国、台湾实施厨余垃圾单独收集的过程经验看,徐海云不禁发问:“要做好家庭厨余垃圾分类,我们准备了多少?”垃圾定时定点收集、计量收费、有效约束偷倒垃圾、足够的土地接纳肥料以及增加配套设施等等,没有这些条件,厨余垃圾单独收集很难持续。
  徐海云举例,“根据德国北威州2015年生物质垃圾统计,城市里主要是家庭园林垃圾,而农村主要是厨余垃圾,在中国城市居民中,家庭有花园人很少;台湾厨馀垃圾收集后主要用来喂猪,这并不值得学习,台湾厨余垃圾堆肥主要放在垃圾焚烧厂的垃圾池中,背后的苦衷还是堆肥出路问题。此外,徐海云认为,发达国家和地区生物质垃圾收集利用状况需要全面、客观认识,个别样本不能简单放大。“比如从我国餐厨垃圾收集量规划数据看,我国人均产生的餐厨垃圾几乎是德国的10倍,这符合现实吗?汤究竟能否算餐厨垃圾?”
德国北威州2015年生物质垃圾统计数据
  “家庭有害垃圾”收集短板
  “家庭有害垃圾”包括废电池、废温度计、废荧光灯管、废油漆等物品。徐海云认为,家庭有害垃圾管理收运处理系统是生活垃圾分类收集的短板。目前,发达国家已经普遍建立了家庭有毒有害垃圾管理制度。例如,美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对家庭有害垃圾进行收集管理,家庭有害垃圾主要分6类,目前每年有害垃圾产生量约为160万吨。荷兰从1992年开始普遍推行家庭有害垃圾收集,根据1993年到2001统计,平均每个居民每年单独收集量约为1.5千克。德国1999年开始家庭有害垃圾收集量统计,最初人均年收集量为0.2千克,目前人均年收集量约为2千克。我国许多地区来自工业源大量危险废物收集处理体系还处于建立中,因此,家庭有害垃圾单独收集也就往往处于力不从心。
  在垃圾分类、回收利用相关领域深入研究之后,徐海云认为,对于表面上数据的差距,不用多度“自卑”;对于国外先进经验,又不能太过“盲目”;对于有关政策落地过程中的细节,则需要“正视”。他将这些问题总结为“要实事求是”:“垃圾回收利用要以高质量为目标,垃圾处理同样要追求高质量。总之,只有实事求是,才能找到垃圾问题的症结,为进一步找到破解垃圾问题打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