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设科技网>科技资讯>新型城镇化

城镇化需要新思维

    文章来源:新型城镇化建设研究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5日 点击数: 字号:
  中国依靠城市来发展经济和创新,却未能充分发挥超大城市的作用。仅仅是摊大饼式地拓展大城市的外缘来吸纳不断增加的城市人口和应对向超大城市聚集的城镇化趋势,已经面临巨大的瓶颈。中国超大城市的发展需要在规划上引入新思维。
  过去30年里,城市的高速发展是中国崛起的推动力。农民向城市迁徙使城市人口增加了五亿,这是如此短时间内地球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人口流动。目前超过一半的中国人口居住在城市。一些人住在公寓楼的地下室或院子里搭建的棚屋内。不过,中国城市基本上避免了许多发展中国家城市肮脏污秽的现象。
  这种城市发展的结果是中国不单拥有了众多大城市,包括100多个人口超过100万的城市,而且其中一些成为“超大城市”(连同卫星城在内人口超过1000万的城市)。全世界符合此定义的30个城市里,中国占了6个,包括:上海(2300万)、北京(1950万)、重庆(1300万)、广州(1200万)、深圳(1100万)和天津(1100万)。此外,中国还有10个城市的人口在500万至1000万之间。其中至少有一个,即武汉,人口将在10年内超过1000万。
  中国依靠城市来发展经济和创新,却未能充分发挥超大城市的作用。咨询公司麦肯锡指出,人口为150万至650万的中型城市在环境保护、经济发展、资源的有效利用和福利提供等方面的表现优于大型城市。在许多人的生活质量经历了跨跃式的改善之后,人们开始怀疑这一趋势能否继续。大城市普遍污染严重,物价高昂且拥堵不堪。北京的平均车速仅为纽约或新加坡的一半。
  1 行车优先,还是行人优先?
  中国特色的城市梦能否复制以汽车和大郊区为特色的美国梦?答案是否定的。过去十年,中国汽车总量达6400万辆,增长超过十倍。超级街区加上对汽车的渴求往往导致严重拥堵。以北京为例,环路加放射线的设计体系,目的是方便车辆快速进出城区、避开市内交通并连接卫星城。想法不错,只是工作区域仍然集中在市中心。交通顺着多条快速路形成的漏斗汇集,最终堵死。
  2 要在密度上做文章
  城市扩展导致人口分布更加稀疏。中国超大城市的人口密度比世界其他同类城市要低(见图表)。如果要达到韩国首尔的城市密度,广州还能增加400万人口,而深圳还能增加500万。向外扩展亦有代价:郊区太远,通勤时间变长,会增加燃油消耗,降低生产率。
  3 交通衔接最重要
  基础设施公司艾奕康建筑事务所(Aecom)的乔全生(Sean Chiao)指出,地铁通常当作工程项目来修建,按照固定的距离而不是在人们希望的地方设立站点。由于不同的管理机构各自为政,中国许多大城市公车、地铁和铁路等系统不能很好地互联互通。以上海为例,虹桥枢纽每日承载了大量高铁与航空客流,可是却没有衔接虹桥枢纽与上海城区其他地区的铁路网络,导致进出城大量拥堵。
  此消彼长
  中国在关注城镇化特别是超大城市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必须注意到城镇化的趋势与人口结构的变化及人口的流动息息相关。全球正在发生的趋势是,一方面大都市圈在进一步发展,另一方面,一些中小城市却不断衰落。
  在德国和日本等国家,人们从较小的城市搬去较大的城市,原因是最大的都市圈拥有更强劲的经济,能提供更多类型、薪水更高的工作。人们曾预期技术革命会消除距离的障碍,实际上它却鼓励劳动者聚集在一起,分享聪明点子。
  同样,几乎十分之一的美国城市都在萎缩。超过三分之一的德国城市亦是如此,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增加。虽然日本最大的城市欣欣向荣,大量小城市却正在解体。下一个将是中国,快速城市化的推力最终将不敌更为强大的人口收缩的势能。中国的城市人口总量预计将在本世纪中期达到顶峰;工业繁荣期间建设的老城镇已经在走下坡路。
  中国城镇化面临的挑战,因此将变得具有多重性:一方面,中国需要探索如何发挥超大都市圈作为人才、资源、工作与创业机会集聚地的潜力;另一方面,又需要前瞻将来可能发生的在人口流动与人口收缩双重推动下所导致的中小城镇萎缩问题。当然,横亘其上的还有老龄化和城镇化所带来的城市教育、医疗和养老等公共设施投资的巨大缺口。
  (本文原载于经济学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