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设科技网>科技资讯>新型城镇化

共享社区:寻找一种温情的居住方式

    文章来源:新型城镇化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22日 点击数: 字号:
  《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同比增长103%,参与者总人数超过6亿人。从Airbnb,到滴滴、摩拜单车,共享经济模式不断普及到新的领域。与此同时,共享经济的另一产物“共享社区”近年也逐渐在年轻人中风行,对社区文化和共享空间的重视逐渐成为未来居住生活的一种趋势。
什么是共享社区
  20世纪60年代的丹麦开始兴起的联合居住模式是公认的现代共享社区的最早起源。当时丹麦的一群家庭认为当时的房屋及社区制度无法满足照顾孩子的需求,于是首个现代共同住宅计划Saettedammen在1967年组建了约五十个家庭成为一个理念社区。此外也出现了协助职场妈妈或者单亲父母分担育儿工作而发展成的共住模式,随着高龄社会来临,共同看护也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而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共享社区的理念逐步扩展到欧洲、北美、澳洲的多个国家,在美国仅加州就拥有35个共享社区,英国斯特劳德市的斯普林希尔社区引领风潮,成为英国首个开展定期公共聚会的社区。而中国,四合院、客家的围屋都有着类似于共享社区的特性,甚至发展的更早。来自日本的建筑师青山周平在探索共享社区的概念中,就从北京的胡同和四合院中获得了不少启发——居住在胡同里的人常常会将住处周围的饭馆、菜场、道路等视为他们生活空间的一部分。
  具体而言,共享社区被认为是追求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精神和谐共处价值观的一群人的社群,以共享为纽带在住宅空间区域中凝结起的生命共同体。
从阴冷地下室到社区共享空间
  北京亚运村街道办安苑北里小区有一处空置的防空地下室,约有560平方米。一下雨,水深半米多,不仅造成了安全隐患,也是对空间资源的浪费。亚运村街道办想让这里成为社区居民的共享空间,使闲置资源能够得到合理利用。于是他们向中央美院硕士周子书发出了邀请,由他来牵头负责地下空间的改造设计和运营。
  从2015年7月到2015年底,周子山所带领的团队用6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安苑北里小区的地下室改造。2016年3月25日,改造后的地下空间正式开始运营,每天早10点到晚9点开门迎宾。这个空间,被正式命名为“地瓜社区”。
  在倡导“平等、温暖、好玩”的地瓜社区里,给居民提供了色彩明快的公共空间,既有好空气,也有好氛围。社区内不仅有共享咖啡区、电影放映室、游戏室、创新教室、健身房等,还有着各种各样的新鲜业态。而这正符合共享社区发展的典型形式:居民们拥有各自的住宅,有各自的厨房、洗手间,每个家庭保留有足够的个人空间。在此基础之上,又会拥有共同的起居室、厨房、儿童游乐场地、会客室和工作室,如果有涉及社区整体利益的事,就由所有居民讨论后决定。
共享社区的建设
  总的来说,共享社区的设计需要遵循以下原则:
  场所感
  场所感的创造基于社区公共空间和公共设施的建设和布局上。社区不仅要为居民提供可居住的场所,更要为居民营造怡然自得、温馨舒适的整体氛围,让上班族、老人和儿童都能够在社区中找到一份特有的归属感。
  开放性
  居住空间不再是切割城市的独立封闭空间,而是与周边区域甚至是与城市融为一体,小区内外的资源与文化能够做到和谐共通,而不是将城市公共空间与资源私有化,居民存有自由交流的空间。
  多元性
  作为一个人口构成较为复杂的国家,一个社区内居住着不同类型的个体是必然的,做好个体与整体之间的利益博弈,也是构建多元化社区的重要条件。
  共享社区希望实现的是社会关系营造,正如周子方的“地瓜社区”,它所成就的是一份分享的温暖。希望将来中国有更多地类似地瓜社区这样的新型社区,能够打破如今人与人的相处的冰冷状态。